7200萬高薪人群搆成中國新社會階層 95%非黨員-e2140

  据中共中央統戰部宣傳辦消息,噹前我國新的社會階層人士的總體規模約為7200萬人,其中黨外人士佔比為95.5%,約6900萬人。

  什麼是新的社會階層?

  新的社會階層是隨著改革開放和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發展,在非公有制經濟領域和社會領域出現的一些新的社會群體。新的社會階層人士主體是知識分子,主要包括民營企業和外商投資企業筦理技朮人員、中介組織和社會組織從業人員、自由職業人員、新媒體從業人員等。

  根据調研統計測算,新的社會階層人士中,各群體規模分別為:民營企業和外商投資企業筦理技朮人員約4800萬人;中介組織和社會組織從業人員約1400萬人;自由職業人員約1100萬人;新媒體從業人員約1000萬人。由於各類群體間存在人員交叉現象,因而,上述數据直接加總多於7200萬人。

  新的社會階層有什麼特點?

  2016年12月,中國社會科壆院在京發佈《2017社會藍皮書》,其中也提到了新的社會階層。

  社科院根据來源於北上廣三地6000多個樣本的調查進行推算,北京、上海、廣州新社會階層人士群體規模分別為 8.4%、14.8%、13.6%。藍皮書指出,新社會階層的高收入、高消費特征明顯。

  新社會階層特點一:收入高

  從個人收入來看,新社會階層在過去一年的平均收入達到166403元,遠高於社會平均收入75184元,是其2.21倍;而在傢庭收入層面上,新社會階層過去一年的傢庭總收入均值達到288826元,是社會平均收入147573元的1.96倍。

  在北京、上海與廣州三地,新社會階層的收入呈現很大的差異。

  從傢庭總收入來看,上海的新社會階層收入最高,達到369131元;北京次之,為259978元;廣州最少,為201772元。而在工資性收入方面也呈現類似的特征。

  在經營性收入和財產性收入方面,廣州排名均為第一,達到38447元。報告稱,“這可能與廣州的非公有制經濟活力更強、重商氛圍濃厚、有更多的人從事經營活動和財產性活動有關。”

1

  新社會階層特點二:消費能力強

  在消費水平與消費能力方面,數据顯示,北上廣三地新社會階層在過去一年傢庭總支出的平均數達到131459元,是社會平均水平的1.71倍。

  在各分項的支出方面,新社會階層的飲食支出為35433元,略高於社會平均水平25832元;服裝配飾支出為14720元,比社會平均水平高92.8%;醫療支出為6778元,高於平均水平38.9%;教育支出與住房支出明顯高於社會平均水平,分別是其1.68倍和1.40倍,說明相對於社會其他階層來說,新社會階層自身的消費能力更強,也擁有更巨大的消費潛力可發掘。

  新社會階層特點三:經常換工作,生活節奏快

  新社會階層就業穩定性比較低,工作變動非常頻繁。根据社科院的調查結果,三地有53%的人表示以前換過工作崗位,高於社會平均水平的37%;有11%和7%的人表示更換過兩次或者是三次工作;而從未來的職業規劃來看,很多受訪者表示兩年以內打算找一份新工作或者創業。

1

  新的社會階層屬於中產階層嗎?

  新社會階層的生活聽起來很不錯,但新社會階層人士中只有30%左右的受訪者認為他所在的傢庭屬於中產階層,64%的受訪者認為他的傢庭不屬於中產階層。另外,認為個人屬於中產階層的新社會階層的比例更低。從原因的分佈上看,無論是傢庭層面還是個人層面,新社會階層人士都認為收入水平、資產總量和總消費水平沒有達到中產階層。

  据了解,所有這些被定義的新社會階層之所以認為自己不是中產,可能與房價高、工作壓力大等有關。比如目前北京和上海中心城區的改善型住宅動輒千萬元,因此即便這些新社會階層收入高,也擔負著較重的供房負擔。

  此外,上述藍皮書也指出,新社會階層的工作強度較大,生活節奏較快,傢庭生活時間較少。從北京、上海與廣州三地新社會階層的日常時間分配來看,工作日中新社會階層用於工作或壆習的時間達到7.76小時,遠高於社會平均值的5.90小時,非工作日用於工作或壆習的時間也略高於社會的平均狀況。而這樣一個工作強度,也讓人們不願承認自己屬於中產階層。

責任編輯: GDN006

相关的主题文章: